乐淘网毕胜:除了人脉、资金和能力,创业还要越挫越勇

摘抄网励志励志人物

乐淘网毕胜:除了人脉、资金和能力,创业还要越挫越勇

四方仙阁围观:更新时间:05-19 12:16

  樂淘網畢勝:除了人脈、資金和能力,創業還要越挫越勇

  文/林巧燕

  創業,沒有那麽簡單。——畢勝

  畢勝,多有意義的一個名字,20多歲的畢勝就已經是李彥宏的助理,是百度的市場總監。

  2005年百度在美國上市,當天股票漲了354%,百度在一夜之間出了8個億萬富翁,畢勝也由此賺了人生第一桶金,還是不小的一筆。

  天上一個大餡餅掉下來把畢勝徹底砸暈了,于是,三十出頭的他選擇離職,每天和朋友鬥鬥地主,或者坐着快艇出海,玩膩了就在家看電視、睡覺。

  人總是想着享樂,但其實一旦無所事事,沒有了目标,生活也就開始變得空虛。

 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年半,一次,畢勝見到李彥宏,這個曾經的頂頭上司告訴他,“再這麽閑下去你就廢了”。

  以往在百度的時候,李彥宏對畢勝就是一副放養的狀态,做事自由,花錢自由,導緻他不願接受大公司的文化制度,而小公司又養不起他。

  這種高不成低不就的狀态讓畢勝覺得自己不再适合上班,他本打算投資陳年的凡客,沒想到凡客崛起太快,他還沒來得及就沒機會了。

  在畢勝苦于不知道幹什麽的時候,雷軍讓畢勝幹電子商務。畢勝不懂電子商務,“你說搜索引擎,我能給你連續講24小時,不帶重的。但是你要講電子商務,你給我講24小時我一句沒聽懂。”

  但雷軍告訴他,“世界那麽大,個人那點小糾結算什麽,你就幹吧,就算不成又能怎麽地。”

  畢勝問:賣啥?雷軍答:賣玩具。

  雷軍是畢勝十幾年的朋友,對雷軍的話從不懷疑,而雷軍連商業計劃書也沒要,就與聯創策源給畢勝投了200萬美元。

  2008年5月,樂淘網上線了,主攻玩具市場。

  雷軍和畢勝的想法是,中國适齡前兒童有3億多,市場非常大,而且玩具類的毛利非常高,可以說,玩具電商的前景非常廣闊。

  一開始樂淘網賣的玩具品類非常雜,質量也參差不齊,造成客戶滿意度低。鑒于此,畢勝決定轉做高質量、高品質的嬰童玩具。

  但問題又随即而來,網購圖的就是便宜,高端産品讓樂淘失了價格優勢。

  畢勝印象最深的是當時周星馳的電影《長江七號》,讓七仔系列的玩具一時非常火,樂淘網跟正版廠商合作一個玩具要700塊,可是小區門口擺攤的一個才7塊,還一模一樣。

  賣了六個月後,畢勝收到公司副總的一封郵件,數據顯示,公司日營業額已經過萬,實現盈利。畢勝決定帶着大家出去慶祝一番,結果回來一算,除去飯錢和供應商的貸款,公司又虧了。

  除了虧錢,畢勝也發現了,玩具的市場并沒有如他和雷軍預想得那般,中國的父母更傾向于給自己的孩子報各種輔導班,而不是買玩具。

  畢勝開始考慮樂淘轉型,把大方向鎖定在服裝和鞋包市場,團隊從頭到腳認真審閱了一遍,發現除了鞋子,基本都讓凡客承包了。

  凡客與樂淘有三個共同的投資人,算得上是兄弟公司,陳年與畢勝也是多年好友,畢勝肯定是不能做服裝市場與凡客競争,那不如就做一個專門賣鞋的電商網站。

  2009年5月,畢勝的樂淘族上線,上線前三天,因爲訪問量過大導緻服務器崩潰,上線一周,收入就超過了賣玩具時候,畢勝的樂淘族用三個月,從日賺一萬到日賺十萬。

  零售業最怕的就是庫存積壓,畢勝在一開始就堅持隻代銷,不采購。作爲一個籍籍無名的電商,樂淘前五個供應商都是畢勝拉下身段談的,最長的一個供應商,他足足磨了七個月。

  當然還有一些在百度投過廣告,知道畢勝的,比如奧康,就拿出8000雙鞋子放在樂淘的倉庫。

  2009年9月,美國華人小夥謝家華創辦的網上鞋店Zappos被亞馬遜以8.47億美元收購,消息一出,部分供應商開始對樂淘有了信心,他們按照吊牌價6折的價格,把貨拉到樂淘的倉庫裏,樂淘再按照8折進行銷售,賣完結款,沒賣完的退貨給供應商。

  沒有庫存的商業模式,穩健的郀I以及商場的人脈,背後還有資本大佬的支持,一切看起來都很完美……

  樂淘的成功示範讓國内在同一時間冒出了十多家類似的鞋類電商,每家都打着最大的旗號,家家都在燒錢買流量、打廣告。

  爲了不被對手超越,樂淘的高層也開始大力投入廣告,在大量廣告和活動費用下,樂淘的銷售額猛增,但僅僅半年,就呈現巨虧現象。

  畢勝最初想用投入廣告的形式擴大規模,規模大了,才有機會拿到融資,才能在長跑中耗死對手。

  但轉眼的巨虧讓畢勝冷靜下來,他想到隻要有一家比樂淘的價格低,那樂淘的盈利空間就不在,除非真的能把所有的對手都耗死,但可能要再過十年,再燒十億,畢勝沒有那麽多錢。

  畢勝開始領樂淘突圍,嘗試自由品牌,2011年,樂淘跟憤怒小鳥和水果忍者的手機遊戲開發商合作,推出了聯合品牌小鳥潮鞋,火爆一時,讓畢勝看到了希望。

  2012年6月,樂淘又一口氣推出了五個自由品牌,爲了提高郀I效率,降低成本,畢勝還把早年樂淘網辛苦建立的“實庫存代銷”砍掉。

  結果,2011年樂淘一天能賣4萬雙鞋子,轉型自有品牌後,一天隻有幾百單,半年後,樂淘就産生了幾千萬的庫存。

  樂淘最終沒有突圍成功,2014年5月,畢勝首次向外界确認,樂淘網已被香港一家公司收購,投資了4.5億的樂淘,自此淡出了人們的視野。

  賣掉樂淘後的畢勝,在2014年重新出發,創辦了“必要商城”,一個C2M模式的商城(顧客到工廠)。

  市場上價格幾萬的奢侈品包,生産成本其實隻有幾百元,這100多倍的差價包括環節差價和品牌溢價,“必要商城”落地就是爲了打掉中間流通和庫存,用白菜價同樣能買到奢侈品的品質産品。

  畢勝已經談妥了Burberry、Prada、UnderArmour、耐克、依視路及卡地亞中國供應商,推出了女鞋、邉有⒀坨R及配飾等多個品類。

  越挫越勇,整裝出發的畢勝又會帶來什麽樣的驚喜?(文章來源: 南财專訪)

  乐淘网毕胜:除了人脉、资金和能力,创业还要越挫越勇

  文/林巧燕

  创业,没有那么简单。——毕胜

  毕胜,多有意义的一个名字,20多岁的毕胜就已经是李彦宏的助理,是百度的市场总监。

  2005年百度在美国上市,当天股票涨了354%,百度在一夜之间出了8个亿万富翁,毕胜也由此赚了人生第一桶金,还是不小的一笔。

  天上一个大馅饼掉下来把毕胜彻底砸晕了,于是,三十出头的他选择离职,每天和朋友斗斗地主,或者坐着快艇出海,玩腻了就在家看电视、睡觉。

  人总是想着享乐,但其实一旦无所事事,没有了目标,生活也就开始变得空虚。

 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半,一次,毕胜见到李彦宏,这个曾经的顶头上司告诉他,“再这么闲下去你就废了”。

  以往在百度的时候,李彦宏对毕胜就是一副放养的状态,做事自由,花钱自由,导致他不愿接受大公司的文化制度,而小公司又养不起他。

  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让毕胜觉得自己不再适合上班,他本打算投资陈年的凡客,没想到凡客崛起太快,他还没来得及就没机会了。

  在毕胜苦于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,雷军让毕胜干电子商务。毕胜不懂电子商务,“你说搜索引擎,我能给你连续讲24小时,不带重的。但是你要讲电子商务,你给我讲24小时我一句没听懂。”

  但雷军告诉他,“世界那么大,个人那点小纠结算什么,你就干吧,就算不成又能怎么地。”

  毕胜问:卖啥?雷军答:卖玩具。

  雷军是毕胜十几年的朋友,对雷军的话从不怀疑,而雷军连商业计划书也没要,就与联创策源给毕胜投了200万美元。

  2008年5月,乐淘网上线了,主攻玩具市场。

  雷军和毕胜的想法是,中国适龄前儿童有3亿多,市场非常大,而且玩具类的毛利非常高,可以说,玩具电商的前景非常广阔。

  一开始乐淘网卖的玩具品类非常杂,质量也参差不齐,造成客户满意度低。鉴于此,毕胜决定转做高质量、高品质的婴童玩具。

  但问题又随即而来,网购图的就是便宜,高端产品让乐淘失了价格优势。

  毕胜印象最深的是当时周星驰的电影《长江七号》,让七仔系列的玩具一时非常火,乐淘网跟正版厂商合作一个玩具要700块,可是小区门口摆摊的一个才7块,还一模一样。

  卖了六个月后,毕胜收到公司副总的一封邮件,数据显示,公司日营业额已经过万,实现盈利。毕胜决定带着大家出去庆祝一番,结果回来一算,除去饭钱和供应商的贷款,公司又亏了。

  除了亏钱,毕胜也发现了,玩具的市场并没有如他和雷军预想得那般,中国的父母更倾向于给自己的孩子报各种辅导班,而不是买玩具。

  毕胜开始考虑乐淘转型,把大方向锁定在服装和鞋包市场,团队从头到脚认真审阅了一遍,发现除了鞋子,基本都让凡客承包了。

  凡客与乐淘有三个共同的投资人,算得上是兄弟公司,陈年与毕胜也是多年好友,毕胜肯定是不能做服装市场与凡客竞争,那不如就做一个专门卖鞋的电商网站。

  2009年5月,毕胜的乐淘族上线,上线前三天,因为访问量过大导致服务器崩溃,上线一周,收入就超过了卖玩具时候,毕胜的乐淘族用三个月,从日赚一万到日赚十万。

  零售业最怕的就是库存积压,毕胜在一开始就坚持只代销,不采购。作为一个籍籍无名的电商,乐淘前五个供应商都是毕胜拉下身段谈的,最长的一个供应商,他足足磨了七个月。

  当然还有一些在百度投过广告,知道毕胜的,比如奥康,就拿出8000双鞋子放在乐淘的仓库。

  2009年9月,美国华人小伙谢家华创办的网上鞋店Zappos被亚马逊以8.47亿美元收购,消息一出,部分供应商开始对乐淘有了信心,他们按照吊牌价6折的价格,把货拉到乐淘的仓库里,乐淘再按照8折进行销售,卖完结款,没卖完的退货给供应商。

  没有库存的商业模式,稳健的运营以及商场的人脉,背后还有资本大佬的支持,一切看起来都很完美……

  乐淘的成功示范让国内在同一时间冒出了十多家类似的鞋类电商,每家都打着最大的旗号,家家都在烧钱买流量、打广告。

  为了不被对手超越,乐淘的高层也开始大力投入广告,在大量广告和活动费用下,乐淘的销售额猛增,但仅仅半年,就呈现巨亏现象。

  毕胜最初想用投入广告的形式扩大规模,规模大了,才有机会拿到融资,才能在长跑中耗死对手。

  但转眼的巨亏让毕胜冷静下来,他想到只要有一家比乐淘的价格低,那乐淘的盈利空间就不在,除非真的能把所有的对手都耗死,但可能要再过十年,再烧十亿,毕胜没有那么多钱。

  毕胜开始领乐淘突围,尝试自由品牌,2011年,乐淘跟愤怒小鸟和水果忍者的手机游戏开发商合作,推出了联合品牌小鸟潮鞋,火爆一时,让毕胜看到了希望。

  2012年6月,乐淘又一口气推出了五个自由品牌,为了提高运营效率,降低成本,毕胜还把早年乐淘网辛苦建立的“实库存代销”砍掉。

  结果,2011年乐淘一天能卖4万双鞋子,转型自有品牌后,一天只有几百单,半年后,乐淘就产生了几千万的库存。

  乐淘最终没有突围成功,2014年5月,毕胜首次向外界确认,乐淘网已被香港一家公司收购,投资了4.5亿的乐淘,自此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  卖掉乐淘后的毕胜,在2014年重新出发,创办了“必要商城”,一个C2M模式的商城(顾客到工厂)。

  市场上价格几万的奢侈品包,生产成本其实只有几百元,这100多倍的差价包括环节差价和品牌溢价,“必要商城”落地就是为了打掉中间流通和库存,用白菜价同样能买到奢侈品的品质产品。

  毕胜已经谈妥了Burberry、Prada、UnderArmour、耐克、依视路及卡地亚中国供应商,推出了女鞋、运动鞋、眼镜及配饰等多个品类。

  越挫越勇,整装出发的毕胜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?(文章来源: 南财专访)

标签:乐淘网毕胜除了人脉资金和能力

励志人物

推荐美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