俞敏洪:中国合伙人

摘抄网励志励志电影

俞敏洪:中国合伙人

傲世九界围观:更新时间:07-12 23:14

  俞敏洪:中國合夥人  

  《中國合夥人》電影在全國各大院線上映,三天票房收入已經過億,很多人在微博發表觀後感,大部分人覺得這是一部春春勵志電影。這幾天我的手機也收到不少認識的朋友和不認識的朋友發來的短信,祝賀新東方的創業故事被成功地搬上了銀幕。

  

  其實這部電影的誕生和我基本上沒有關系。很多人都在猜測新東方有沒有投資這部電影,我可以肯定地告訴大家:一點兒投資都沒有。電影以新東方的創業故事爲主線,人物以我和徐小平、王強三個人在新東方的共同奮鬥、兄弟情誼爲藍本,這是不假的,但電影中發生的事情和實際發生的事情差了很遠,電影中人物個性的展示也和現實中我們的個性有很大的不同。

  

  大概一年多前,小平約我見面聊天,見面後很興奮地告訴我韓三平希望把新東方的故事拍成電影。實際上是小平寫了一個劇本,把劇本給了韓三平,韓三平看完後表示了對于劇本的強烈興趣。小平從中央音樂學院畢業,畢業後到北大文化部擔任團委文化部長,在北大是一個非常活躍的人物,思想新穎、思路敏捷,對于音樂、話劇、影視等表演藝術有着天生的強烈興趣。當時北大有一個學生藝術團,我的同班同學王強是藝術團團長,他們倆人一起把藝術團折騰得熱火朝天,演出地點遠達青海。當時的我,在北大沒有任何顯山露水的能力,是一個被男同學和女同學都不待見的人物。所以,按照小平的說法,我就是台下的一個普通觀小

  

  小平和我講完之後,我當時就提出了反對意見。我的反對意見不是劇本好不好、是不是把我們的形象顯示得高大完美,而是我根本就不想把新東方搬上銀幕(小平寫的劇本以及後來陳可辛接手之後改寫的劇本,我到今天也一行字都沒有讀。所以,今天成型的電影是依據哪個劇本拍攝的,我不知道)。我反對把新東方搬上銀幕的理由是:盡管新東方已經經曆了創業的風風雨雨,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,但“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”。在瞬息萬變的商業社會中,我們唯有盡力把新東方做得更好,而不是拍電影去宣傳自己的功成名就。從我個人的角度出發,我不希望自己的形象(哪怕是經過藝術改造的形象)被搬上銀幕。如果這個形象被塑造得完美,對于現實中的我是一種傷害,因爲現實中的我和被塑造過的形象一定不會吻合;如果形象被塑造得不好,對于我還是一種傷害,因爲總會有人認爲那就是真正的我。而且自從新東方在美國上市成名之後,我已經深深地感到自己被名聲所累,心裏隻有退步之思,萬無求進之理(當然心靈上的進步是我每天都孜孜以求的)。我和小平講完這些理由後,小平當時基本同意我的觀點,說他會和韓三平傳遞我的觀點。

  

  過了幾個月後,小平告訴我電影劇本已經轉到了陳可辛手裏,并且對電影劇本進行了改編,決定開機拍攝。我問小平有沒有可能讓對方不拍這部電影,小平說已經不在他掌控的範圍之内。小平說新的電影劇本除了留下他當初起的角色名字成東青、孟曉駿、王陽之外,故事情節已經基本被改掉了。我想,既然和新東方沒有關系了,也就不用管了。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大半年。今年年初,大概2月份的時候,小平打來電話,說陳可辛已經拍完了電影,初剪片已經出來了,他看過之後還是挺受感動的,盡管不能說完全是新東方和我們的故事,但是電影确實值得一看。我想不管怎樣,從客觀的角度把自己置之度外來評價一下電影本身還是可以的,所以就答應小平一起去看片子。那天晚上,我、小平和王強一起吃了晚飯,我還叫上了另外兩個朋友——賽富基金的閻焱和易車網的李斌,都是我們北大的師兄師弟。大家吃完飯後一起去看了初剪片。電影是在一家咖啡廳用投影儀放的,屏幕小、聲音差、光線暗,沒有真正看電影的感覺。電影剛開始十分鍾我就發現了一個問題,就是我會不自覺地把電影的情節和現實中的新東方進行對照,把電影中的人物和我們現實中的三個人進行對照。我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站在客觀的角度來評價這部電影,甚至都沒法判斷電影中展示的人物個性是否有吸引力。電影中成東青的這個角色應該是以我爲原型的,因爲三年才考上大學、在大學得肺結核、在大學圖書館追女孩子(盡管實際上發生在大學畢業之後)、因爲到外面教課被學校處分、申請出國留學美國被拒簽、在破工廠辦補習班、三個哥們兒一起創業、和美國人打官司、最後把公司弄到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,所有這一切都是發生在新東方的真實故事,但成東青在電影中展示的個性,包括孟曉駿、王陽展示的以徐小平和王強爲原型的個性,則和現實中的我們大大不同。現實中我的個性沒那麽窩囊,也不是一個“把演講當作自己性生活”的人。不管怎樣,電影中的故事還是離自己太近,所以就真的沒法判斷這部電影的好壞。看完之後我對小平說,我對電影不發表我的觀點,因爲我的觀點一定不會客觀。審美需要距離,我總是不自覺地在對照自己和成東青,所以就沒有了審美距離。幾天後小平告訴我,陳可辛、黃曉明希望和我見面聊一聊,我說就不聊了,因爲我确實不希望自己的觀點影響他們的判斷。其實,我當時的判斷是認爲這部電影不會有吸引力,沒有料到現在這麽多人去看,并且說好,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。

  

  這個時候,因爲劇組已經啓動了對于《中國合夥人》的宣傳,預告片也放上了各視頻網站,社會上已經有人在議論新東方和這部電影的關系,包括新東方有沒有投資等等。爲了澄清這層關系,我發表了一條微博:“最近不少朋友問我陳可辛執導的電影《中國合夥人》是不是以新東方爲原型拍攝?新東方有沒有參與投資?我到今天也沒見過陳可辛或任何演員,所以我不知道這部電影和新東方有什麽關系,當然更沒有參與投資。徐小平和我提過這部電影,但我堅決反對把新東方搬上銀幕,所以現在和未來這部電影和我都沒有關系。”陳可辛在媒體上也做出了回應,也不希望大家把這部電影和新東方扯得太近,把成東青看成俞敏洪。電影是一種藝術創作,和現實中的任何人都不一定有關系,也不一定沒有關系,“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”。我想,這樣雙方一表态,至少新東方和電影之間保持了一定的距離。當然,現在看來要想真正保持距離還是挺難的,因爲太多的人現在自然認爲那就是新東方和我們這幫哥們兒的故事。

  

  電影定在5月18日正式上映。5月8日,小平給我寫信,讓我去參加5月13日在清華大學會堂舉行的電影首映禮。兩天後,陳可辛親自給我發來短信,邀請我參加首映禮。我想不管怎樣,這是因爲新東方而觸發的一部電影,客觀地說也反映了一個時代和這個時代中人的夢想、奮鬥、心酸和成功,所以就答應陳可辛去參加首映禮。5月13日晚上到了清華會堂,第一次見到了陳可辛導演。陳導比我想象的要矮一點兒,但樸實謙和,有謙謙君子風度,一起聊天也比較暢快。後來又見到了黃曉明、鄧超和佟大爲,并和黃曉明一起合了影。電影開演之前大家一起要走紅地毯,我最後還是沒走,因爲本質上我還是不希望這部電影和我聯系得太密切,陳導最後也表示理解。我坐到劇場裏等待電影開始,發現馮侖和牛文文就坐在我邊上。第二次看這部電影,我依然沒有擺脫主觀對照立場。電影的場景和我第一次看的時候相比,做了一些調整,音樂配上後感覺好了很多。電影結束後,全場站起來鼓掌,也許這反映了觀械男穆暎X得電影不錯吧。主持人把演員叫上台後,又把我、徐小平和王強叫了上去,讓我們談談看電影的體會。我就說,這是一部電影,人物大家最好不要對號入座;其次,盡管電影的情節很精彩,但現實中的故事更加精彩,朋友之間的紛争更加殘酷,但友情也更加濃厚。後來我通過媒體才知道,那天晚上有很多明星名媛都參加了首映禮,可惜我基本都不認識。

  

  5月17日晚上,也就是電影公演前的晚上,我邀請小平、王強到家裏吃飯。吃飯和電影沒有關系,這是我們的常規活動。我們這幾個人,要是有一段時間沒見,就會互相想念,渴望在一起聊聊天、喝喝酒。和電影中的故事一樣,我們幾個人把新東方帶上了紐交所上市公司的道路,友情和财富都有了完美的結局。上市後一切都要按照上市公司的規矩咦鳎覀冞@幫閑雲野鶴般的人物,都不是太習慣公司正規化咦鲙淼氖`。小平和王強逐步退出了新東方管理層,作爲股東身份,他們到今天一直保持着。我作爲新東方的主要代表,沒有辦法和他們一樣功成身退,隻能被鎖在新東方做一個職業經理人。這和我的個性十分不符,所以曾經向媒體真情表達過,把新東方帶上市一直讓我很後悔。當然,我知道實際上是沒有後悔藥可以吃的,新東方當時也隻有上市才能解脫面臨的諸多困境。盡管上市後又有了不同的困境和麻煩,但新東方畢竟在發展的道路上不斷前進了。

  

  很多人都在猜,我們三人之間現在是什麽關系?呵呵,我們依然是合夥人關系。小平成立的真格基金,爲歸國留學生提供創業基金支持,我們都是基金的持有者。新東方十幾年前就提出了一句口號:“出國留學的橋梁,歸國創業的彩虹。”前半句話是新東方的現實,後半句話我們正在通過基金努力實現。我們也還是新東方的合夥人,因爲我們都是新東方的股東,繼續在爲新東方的發展做出各自的努力。同時,我們更是友情的合夥人,從進北大互相認識三十多年,從同學到同事到合夥創業,我們此生注定了會在一起創造很多故事,并且這些故事必将以更加精彩的方式延續到未來。(勵志演講)

  俞敏洪:中国合伙人  

  《中国合伙人》电影在全国各大院线上映,三天票房收入已经过亿,很多人在微博发表观后感,大部分人觉得这是一部春春励志电影。这几天我的手机也收到不少认识的朋友和不认识的朋友发来的短信,祝贺新东方的创业故事被成功地搬上了银幕。

  

  其实这部电影的诞生和我基本上没有关系。很多人都在猜测新东方有没有投资这部电影,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:一点儿投资都没有。电影以新东方的创业故事为主线,人物以我和徐小平、王强三个人在新东方的共同奋斗、兄弟情谊为蓝本,这是不假的,但电影中发生的事情和实际发生的事情差了很远,电影中人物个性的展示也和现实中我们的个性有很大的不同。

  

  大概一年多前,小平约我见面聊天,见面后很兴奋地告诉我韩三平希望把新东方的故事拍成电影。实际上是小平写了一个剧本,把剧本给了韩三平,韩三平看完后表示了对于剧本的强烈兴趣。小平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,毕业后到北大文化部担任团委文化部长,在北大是一个非常活跃的人物,思想新颖、思路敏捷,对于音乐、话剧、影视等表演艺术有着天生的强烈兴趣。当时北大有一个学生艺术团,我的同班同学王强是艺术团团长,他们俩人一起把艺术团折腾得热火朝天,演出地点远达青海。当时的我,在北大没有任何显山露水的能力,是一个被男同学和女同学都不待见的人物。所以,按照小平的说法,我就是台下的一个普通观众。

  

  小平和我讲完之后,我当时就提出了反对意见。我的反对意见不是剧本好不好、是不是把我们的形象显示得高大完美,而是我根本就不想把新东方搬上银幕(小平写的剧本以及后来陈可辛接手之后改写的剧本,我到今天也一行字都没有读。所以,今天成型的电影是依据哪个剧本拍摄的,我不知道)。我反对把新东方搬上银幕的理由是:尽管新东方已经经历了创业的风风雨雨,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,但“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”。在瞬息万变的商业社会中,我们唯有尽力把新东方做得更好,而不是拍电影去宣传自己的功成名就。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,我不希望自己的形象(哪怕是经过艺术改造的形象)被搬上银幕。如果这个形象被塑造得完美,对于现实中的我是一种伤害,因为现实中的我和被塑造过的形象一定不会吻合;如果形象被塑造得不好,对于我还是一种伤害,因为总会有人认为那就是真正的我。而且自从新东方在美国上市成名之后,我已经深深地感到自己被名声所累,心里只有退步之思,万无求进之理(当然心灵上的进步是我每天都孜孜以求的)。我和小平讲完这些理由后,小平当时基本同意我的观点,说他会和韩三平传递我的观点。

  

  过了几个月后,小平告诉我电影剧本已经转到了陈可辛手里,并且对电影剧本进行了改编,决定开机拍摄。我问小平有没有可能让对方不拍这部电影,小平说已经不在他掌控的范围之内。小平说新的电影剧本除了留下他当初起的角色名字成东青、孟晓骏、王阳之外,故事情节已经基本被改掉了。我想,既然和新东方没有关系了,也就不用管了。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大半年。今年年初,大概2月份的时候,小平打来电话,说陈可辛已经拍完了电影,初剪片已经出来了,他看过之后还是挺受感动的,尽管不能说完全是新东方和我们的故事,但是电影确实值得一看。我想不管怎样,从客观的角度把自己置之度外来评价一下电影本身还是可以的,所以就答应小平一起去看片子。那天晚上,我、小平和王强一起吃了晚饭,我还叫上了另外两个朋友——赛富基金的阎焱和易车网的李斌,都是我们北大的师兄师弟。大家吃完饭后一起去看了初剪片。电影是在一家咖啡厅用投影仪放的,屏幕小、声音差、光线暗,没有真正看电影的感觉。电影刚开始十分钟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,就是我会不自觉地把电影的情节和现实中的新东方进行对照,把电影中的人物和我们现实中的三个人进行对照。我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站在客观的角度来评价这部电影,甚至都没法判断电影中展示的人物个性是否有吸引力。电影中成东青的这个角色应该是以我为原型的,因为三年才考上大学、在大学得肺结核、在大学图书馆追女孩子(尽管实际上发生在大学毕业之后)、因为到外面教课被学校处分、申请出国留学美国被拒签、在破工厂办补习班、三个哥们儿一起创业、和美国人打官司、最后把公司弄到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,所有这一切都是发生在新东方的真实故事,但成东青在电影中展示的个性,包括孟晓骏、王阳展示的以徐小平和王强为原型的个性,则和现实中的我们大大不同。现实中我的个性没那么窝囊,也不是一个“把演讲当作自己性生活”的人。不管怎样,电影中的故事还是离自己太近,所以就真的没法判断这部电影的好坏。看完之后我对小平说,我对电影不发表我的观点,因为我的观点一定不会客观。审美需要距离,我总是不自觉地在对照自己和成东青,所以就没有了审美距离。几天后小平告诉我,陈可辛、黄晓明希望和我见面聊一聊,我说就不聊了,因为我确实不希望自己的观点影响他们的判断。其实,我当时的判断是认为这部电影不会有吸引力,没有料到现在这么多人去看,并且说好,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。

  

  这个时候,因为剧组已经启动了对于《中国合伙人》的宣传,预告片也放上了各视频网站,社会上已经有人在议论新东方和这部电影的关系,包括新东方有没有投资等等。为了澄清这层关系,我发表了一条微博:“最近不少朋友问我陈可辛执导的电影《中国合伙人》是不是以新东方为原型拍摄?新东方有没有参与投资?我到今天也没见过陈可辛或任何演员,所以我不知道这部电影和新东方有什么关系,当然更没有参与投资。徐小平和我提过这部电影,但我坚决反对把新东方搬上银幕,所以现在和未来这部电影和我都没有关系。”陈可辛在媒体上也做出了回应,也不希望大家把这部电影和新东方扯得太近,把成东青看成俞敏洪。电影是一种艺术创作,和现实中的任何人都不一定有关系,也不一定没有关系,“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”。我想,这样双方一表态,至少新东方和电影之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。当然,现在看来要想真正保持距离还是挺难的,因为太多的人现在自然认为那就是新东方和我们这帮哥们儿的故事。

  

  电影定在5月18日正式上映。5月8日,小平给我写信,让我去参加5月13日在清华大学会堂举行的电影首映礼。两天后,陈可辛亲自给我发来短信,邀请我参加首映礼。我想不管怎样,这是因为新东方而触发的一部电影,客观地说也反映了一个时代和这个时代中人的梦想、奋斗、心酸和成功,所以就答应陈可辛去参加首映礼。5月13日晚上到了清华会堂,第一次见到了陈可辛导演。陈导比我想象的要矮一点儿,但朴实谦和,有谦谦君子风度,一起聊天也比较畅快。后来又见到了黄晓明、邓超和佟大为,并和黄晓明一起合了影。电影开演之前大家一起要走红地毯,我最后还是没走,因为本质上我还是不希望这部电影和我联系得太密切,陈导最后也表示理解。我坐到剧场里等待电影开始,发现冯仑和牛文文就坐在我边上。第二次看这部电影,我依然没有摆脱主观对照立场。电影的场景和我第一次看的时候相比,做了一些调整,音乐配上后感觉好了很多。电影结束后,全场站起来鼓掌,也许这反映了观众的心声,觉得电影不错吧。主持人把演员叫上台后,又把我、徐小平和王强叫了上去,让我们谈谈看电影的体会。我就说,这是一部电影,人物大家最好不要对号入座;其次,尽管电影的情节很精彩,但现实中的故事更加精彩,朋友之间的纷争更加残酷,但友情也更加浓厚。后来我通过媒体才知道,那天晚上有很多明星名媛都参加了首映礼,可惜我基本都不认识。

  

  5月17日晚上,也就是电影公演前的晚上,我邀请小平、王强到家里吃饭。吃饭和电影没有关系,这是我们的常规活动。我们这几个人,要是有一段时间没见,就会互相想念,渴望在一起聊聊天、喝喝酒。和电影中的故事一样,我们几个人把新东方带上了纽交所上市公司的道路,友情和财富都有了完美的结局。上市后一切都要按照上市公司的规矩运作,我们这帮闲云野鹤般的人物,都不是太习惯公司正规化运作带来的束缚。小平和王强逐步退出了新东方管理层,作为股东身份,他们到今天一直保持着。我作为新东方的主要代表,没有办法和他们一样功成身退,只能被锁在新东方做一个职业经理人。这和我的个性十分不符,所以曾经向媒体真情表达过,把新东方带上市一直让我很后悔。当然,我知道实际上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,新东方当时也只有上市才能解脱面临的诸多困境。尽管上市后又有了不同的困境和麻烦,但新东方毕竟在发展的道路上不断前进了。

  

  很多人都在猜,我们三人之间现在是什么关系?呵呵,我们依然是合伙人关系。小平成立的真格基金,为归国留学生提供创业基金支持,我们都是基金的持有者。新东方十几年前就提出了一句口号:“出国留学的桥梁,归国创业的彩虹。”前半句话是新东方的现实,后半句话我们正在通过基金努力实现。我们也还是新东方的合伙人,因为我们都是新东方的股东,继续在为新东方的发展做出各自的努力。同时,我们更是友情的合伙人,从进北大互相认识三十多年,从同学到同事到合伙创业,我们此生注定了会在一起创造很多故事,并且这些故事必将以更加精彩的方式延续到未来。(励志演讲)

标签:俞敏洪中国合伙人

励志电影

推荐美文